6615-bamboo-1366x768-nature-wallpaper.jpg

臺灣的宗教拜近年來民主憲政的進步(信教自由更為推崇),各種宗教活動如雨後春筍熱鬧非凡,不像早期受『兩蔣時代』的打壓(獨厚天主教),尤其是適合民族風情的『神道教(迎神賽會等)』,和慈悲喜捨的『佛教(超度法會和弘法講座等)』,更是其他宗教所望塵莫及。然而此兩種宗教所舉辦的活動,卻是南轅北轍,大大不同,茲就其不同之點,略述如下:

 

(一) 例如『仁王護國法會』,誦經等活動的目的,依《仁王護國經》的開示,在於教導眾生(包括人天道、餓鬼道等)學佛修行身、口、意三淨業,往生三善道(天道、人道、阿修羅道)或『西方極樂世界』等淨土,不要造『惡業』,來擾亂蒼生;而一般『弘法講座』法會,更是傚法 佛陀在世時的弘法利生,教化學佛修行者,能夠積功累德、修心養性『福慧雙修』,早日了脫生死、超出三界為目的。

 

(二) 如同人間皇帝或王爺出巡,要求人民迴避,否則觸犯王法,須受制裁,也有威嚇功能(令人民不敢為非作歹),『迎神賽會』活動的目的也是在於驅逐邪神魔鬼,不犯人間,以權勢威力,壓抑邪神魔鬼不作亂,以保國境平安;而非如同『佛教法會』教化令其信服不作亂,不危害蒼生,以求國泰民安、風調雨順。

 

(三) 又佛教徒在飯前也有合掌念『供養佛、供養法、供養僧、供養一切眾生』,其目的在積功累德(財供養得財富),並提醒自己要傚法三寶的『福慧雙修』,期望早日也可以了脫生死,超出六道輪迴;不像有些宗教教徒飯前的祈禱,在於感謝其上帝的賜食,認為其所吃的食物是上帝的賜與,而非自己勞力所賺取之不合邏輯。

 

(四) 佛教法會通常都佈置得非常莊嚴肅穆(如同阿彌陀經開示:西方極樂世界依正莊嚴,寶樹羅網之聲,都能令人生起唸佛、唸法、念僧之心),讓人心情寧靜而不暴躁,就不會想造『惡業』;而迎神賽會大都注重陣頭表演,熱鬧非凡,只在調劑生活壓力,增加生活情趣而已。

 

(五) 佛教法會大都禁止大聲講話,鼓勵輕聲『唸佛號』,以修清淨心,消除業障;迎神賽會大都鼓勵大聲喧譁以助陣勢,而熱鬧有餘、教化不足,參加的教徒大都想求陞官發財、健康長壽,此是『非因計因(不造善業以求福報,而一味求神明賜福)』,顛倒因果之舉。不過,如果人們能因迎神賽會活動,深入探討並思慕傚法該神明(例如 天上聖母或某王爺)在世時之慈悲行善事蹟,而努力行善去惡,以求『人天福報』,可說也是功德一件。

 

(六) 可是有些人往往假借神明名義〈謊稱其權位來自某神明之賜予或協助〉,騙財或騙色、無惡不作;甚或造惡業之後,想借巴結神明以求神明幫助,免受國法制裁,此更是刻舟求劍、緣木求魚、顛倒是非之舉。何以故?蓋《華嚴經》云:「假使百千劫,所造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又古德曾雲「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又《易經》云:「積善之家,必有餘慶〈慶及子孫〉;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殃及子孫〉。」又子曰:「萬夫〈大多數人民而非少數人民〉所指〈責〉,無疾〈病,因心理愧疚所致〉而終〈亡〉。」

 

總而言之,信教自由乃是民主國家所保障及推崇的,但是信教目的則是信徒所應該首先注重的。因為有些宗教只求當世得名得利、富貴長壽;有些只求生天堂,享受天樂福報。殊不知這些只是短暫的享樂,縱使能生『非想非非想天』,享受八萬大劫的天樂,但是究竟天壽享盡,也是要再墮入『六道輪迴』,不如學佛修行可以『明心見性』『見性成佛』,永脫六道、超出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如果自認沒把握『即身成佛』,也可以先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再繼續修行,只要信、願、行三資糧俱足,就可以達成此目的。否則一生忙忙碌錄,毫無目的,等到『無常』一來,所謂「舉古盡從忙裡老,誰人肯向死前修;莫待老年方學道,孤墳多是少年人」後悔莫及,所以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願與諸蓮友共勉之。

 

6582244.jpg

    全站熱搜

    小人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