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女性去西藏看天葬後寫的感言:

 

第一次在幾米外看屍體被一片一片切下來。第一次看到天葬師一錘子下去,人的腦殼瞬間

粉碎。那天看到天葬師一錘子一錘子把一具完整的成年人的頭蓋骨,四肢的骨頭砸碎的時

候,我看著這一幕沒有一點恐懼,只是眼淚不斷的往外湧,這就是人,一輩子無論經歷過

什麼,美好的,痛苦的,無論是什麼身份,什麼性別,什麼年齡,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

一具白骨,甚至連骨頭都沒有了,一輩子〔珍惜的〕〔執著的〕身體,最後什麼都沒有了。

 

不是所有人都能受得了只離幾米,現場看著一具一具屍體在你面前,像切豬肉一樣被一具

一具切開。屍陀林的地面是濕的,因為每天都有死人的血水一遍一遍的流進去。那裡有著

屍臭的味道,一陣一陣風吹過來,屍體的味道就撲在你臉上,包圍著你。

 

第一天去看時,當時天葬師正在砸骨頭,人平時用來走路的雙腿,那時候肉已經被吃光了,

只有兩根腿骨,天葬師一錘子砸下去,腿骨就那樣看似脆弱的碎掉了,看著是那麼的弱不

經風一樣,那一瞬間我都空了,腦子裡什麼都進不去了。就好像沒見老虎的人以為老虎是

一隻可愛的貓,對它充滿幻想,當看到真正的老虎時,幻想瞬間破滅。我站在最前排,沒

用手去捂著鼻子,屍體的味道可以隨時盡情的聞到。

 

因為離的近,砸骨頭的時候,不知道是腦袋裡的東西還是骨髓濺了我一身,我看了看,沒

有感覺,沒有什麼可怕的,也沒有什麼可嫌棄的,在我眼前的,一切都是那麼直白和赤裸

,將來我也如此,再也沒有什麼可值得去幻想的,一切都這麼直接的擺在眼前,不成菩提

就入輪迴,這就是這一世的結果,人家還有福報得到天葬,能與空行結緣。將來的我們呢?

太多的人不明白得人身是為什麼。五明佛學院的屍陀林,每天都有亡者的屍體。第一天我

們去的時候已經下午三點了,九具屍體的肉都吃光了,很多禿鷲已經飛走了,留下來的大

概有近幾十隻。以前沒去了解過天葬和空行,這次深入的了解了。

 

在天葬場的禿鷲一般都是空行母幻化的,並不是普通世間的那種。聽天葬師說,當年建這

個天葬場時是沒有禿鷲的,僧人們念經才慢慢召喚來。

關於禿鷲是空行母幻化的,有一個故事。這是天葬師告訴我們的。(事情的細節我記不清

,只能講一個大概)說,之前有一個僧人,他在一次天葬上朝一隻禿鷲扔了一把小刀,

導致禿鷲受傷,帶著刀飛走了。當天晚上這位僧人的上師對他說,從今以後你不再是我的

弟子,僧人很奇怪這是為什麼,那位上師說,你自己去想你做了什麼。僧人把當天的事都

想了一遍,除了他在天葬場用小刀傷了一隻禿鷲以外,那一天他也沒去什麼地方或者做了

什麼別的事。

 

幾年後的一天,僧人去另外一個地方。途經一戶人家,一個藏族女人接待他,給他送上牛

肉,同時給了他一把切牛肉用的小刀,僧人看到刀時很奇怪,為什麼這把刀和他當年用來

扔禿鷲的刀是一樣的,這明明就是他的刀,他認出來了,可是這刀怎麼會在這麼遠的地方。

這時候這個女人轉過身去,把肩膀的位置還是背露出來給他看,上面有一道刀疤......

 

禿鷲是這女人變的,而這女人就是一位空行母。空行母去天葬場和那些死者結緣,這是一

種超度。行程裡沒有去天葬的計劃,但是有一位像母親一樣的師兄對大家說,一定要去,

那裡破除我執最直接。師兄說,看了天葬,很多東西都能放下了。是的,看完後,你會發

現你執著的東西是那麼的可笑和可憐。第二天去看天葬時,佛菩薩加持,竟然來了14還是

15具屍體,讓我們把人的一生都看了一樣。從老人到嬰兒,從男人到女人,全都齊了。

最小的孩子好像是剛出生的,最老的老人是滿頭白髮。也有好像是交通事故的,因為我看

到有兩個人臉上血肉模糊,五官已經不清楚了。屍體基本上都不穿衣服,用一塊布包著,

用摩托車拉過來。一點也不隆重和奢華,簡單至極。那天天很熱,天葬師只有一個,他一

個人要切10多具屍體,那種切法和擺放的方法,你會覺得你平時的各種情緒都是那麼的沒

有意義,你去執著一個男人或者女人是那麼的無聊可笑,因為他們無論是美是醜,是身份

尊貴還是貧賤最後脫光了擺在那裡,被切成幾片時,身體裡的結構真的是豬肉一樣,胖一

點的切開後裡面有黃油油的脂肪,瘦一點的就是皮肉,大腿那里切開就是肥肉和肌肉部分。

死者的家屬就站在半米的位置看著,因為要等著天葬師把他家人的一塊骨頭砸下來,他們

拿回去做擦擦超度。

切頭皮的時候,我一下子覺得執著頭髮是件太可笑的事。因為無論你是有頭髮還是沒頭髮

,切的時候就是從脖子後面先來一刀,然後刀往頭上剃幾下,整張頭皮就都下來了,裡面

就是腦殼那裡...

那天有一位老人,天葬師在切她肉的時候,順便把她脖子上戴的一串東西扯下來扔在了一

邊,這時候對照自己,會有一個結論,你執著的一切身外物都沒有任何意義,都是與解脫

無關的,都是不究竟的。

離開天葬場回到佛學院時,再看那裡的人,無論男人女人,一下子看到的都像屍體一樣,

我會習慣性的看一下那個人的後面,想像這個此時活著的人,如果也不在了,是如何被

切開的......看的時候沒有男女之別,也沒有老少之別,感覺人就真的像機器一樣...

我終於明白了那位師兄告訴我的,她說,她看不出人是好看的,她說,她覺得人就是機

器一樣......看了天葬,得到空行加持,或許就更能明白這些感受。

 

其實,學佛不是你一定要進山,也不是你一定要天天持咒念經。

歸根到底就是一個〔清淨〕,帶著正知正見去說話做事。

在面對種種外境時保持〔安住和定〕的狀態,保持住你的清淨心,不被外緣外境所轉,

就是在修行。

用那位師兄的話說就是:歡喜了舊業,不再造新業。這是我們要做的。

 

 

文章來源:菩提彼岸 一位女性去西藏看天葬後寫的感言

    全站熱搜

    小人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